百年交大

沈志云:三轮车上的高速轮轨第一人

2013-12-28

 

 

西南交通大学峨眉校区的学生们都认识沈志云,“因为峨眉没有别的这么老的老头啦!”他打趣说道,走在路上的时候,经常会有不认识的学生跟他打招呼,他也乐得一一点头回礼。

 

“在九里(校区),我们骑三轮车,在峨眉(校区),我们就走路。”

 

这是西南交大一道独特的风景,三轮车叽叽嘎嘎地穿梭在校园的林荫道中,有时停在菜市场门口,有时停在大型国际会议厅门前。车上一前一后坐着两位耄耋老人,交大的学生都知道,这两位老人就是西南交大两院院士沈志云和他的夫人姜兵。

 

如今83岁高龄的他和老伴“隐居”在峨嵋,子女都在国外。孩子们都想接二老过去养老,可是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习惯了校园里来来往往的人群,夫妇俩去大使馆退掉了绿卡,安安心心地留在了学校。

 

“我不孤独,我有七千多个孩子呐!(峨嵋校区学生人数)”

 

他的人缘极好,峨嵋校区医院专门成立了“沈院士护理组”,院长就是组长。在九里校区,时不时有学生上他家登门拜访,问候的电话也总是不断。还有中南大学、成都市科协的老师和学生认他作干爹。

 

“(美国)哪里能比得上这个呢?”他笑呵呵地说。

 

虽然今年已经83岁了,但沈老思维灵活,反应敏捷,说起话来也条理分明。

 

“哎,你不知道,脑子越用越灵活。”他打趣自己常常“教育”老伴,“她就不喜欢动脑筋,不像我。”他已经坚持练习了近八年太极,喜欢打乒乓球,有时也下下象棋,夏天时还爱去游泳。

 

如沈老先生所言,如今的他依旧坚持动脑,自我充电。虽然已到耄耋之龄,他仍常常阅读与高铁相关的读物,最近还受中国科学院主办的权威期刊《科学通报》之邀,撰写了一篇有关当前中国高铁发展的文章。他向笔者展示了杂志的封面,正是我校牵引动力国家重点实验室内的实验所用动车车头模型。他还常带戴着老花镜,打开电脑,登录微博,浏览国内外新闻,关心大家热议的话题,Windows 7系统操作得十分熟练。

 

据他的学生回忆,Windows 98系统刚面世的时候,沈老立马将计算机软件更新,并很快掌握了新的用法,让大家佩服不已,“沈老师这些方面给人的启迪至深,让我们终身受益。”

沈老向来治学严谨,对此他的学生深有体会,“没有真正高质量的研究成果,很难在沈老师的手里拿到五分。”投身科研的他有着一股不畏艰难的干劲,年轻时在前苏联求学,他曾拿着导师的推荐信,利用假期时间独自一人冒着严寒跑遍了苏联所有的车辆工厂。这些工厂有的分布在高加索山脉,有的甚至靠近荒漠,晚上没有睡的地方他只能将就在办公室里挤一挤。过程虽然艰苦,但结果是让他满意的。第一手的调查资料让他的研究能够从生产实际中的问题出发,提到理论高度来分析研究,继而回到生产中去试验,最后提出解决问题的具体建议,交生产单位应用。这个实践—理论—实践的全过程,使他形成了一个研究解决问题的思路。留苏期间,他完成的副博士论文获得很高的评价,并被发表。

 

1961年归国后,他回到母校唐山铁道学院(后改名为西南交通大学)任教,先后开设了“车辆修理”等课程,编写教材和筹办实验室、致力于车辆学科发展,并确定以“车辆动力学”为自已的研究方向。而他当年所在的实验室,是个出了名的苦地方。遇到的困难都是硬骨头,必须一块一块的啃。

 

“进来的都是拼命三郎”沈老诙谐地说。那时他没有节假日的概念,常常在简陋的实验室里通宵达旦地做研究。最终他在两年时间内完成了“韶山4型电力机车的动力学性能研究及参数优化”课题,并写成论文“两轴转向架式机车的数学模型及数值结果”,于1981年8月在英国剑桥大学召开的第七届国际车辆系统动力学年会上发表。这是我国机车车辆动力学学科在国外发表的第一篇论文,使国际同仁刮目相看。该会主席、英国的威根斯(A.H.Wickens)教授极为赞扬地说“真没想到中国人在这个领域里的研究有这么高水平”,并当即宣布要将沈老的论文收入论文集,希望今后继续加强合作。

 

沈老对待工作和研究的态度深深地影响了他的学生们,他带出的学生个个是精英,培养的50多名硕士生、博士生、博士后人员,有的已经成为科技新秀,有的已在国内外的机车车辆动力学界担当栋梁。1996年他辞去凝结了他七年心血的牵引动力国家重点实验室的主任一职,交给年轻人放手去干,时至今日,实验室硕果累累,不断发展壮大。

 

55年前,他赴前苏联留学时,曾在莫斯科受到毛主席的接见。毛主席的亲切教诲“你们是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极大地激励了他,一直伴随着他走在求学的道路上。

 

“现在,你们才是八、九点钟的太阳,世界是你们的!”沈老说道。

 

他非常注重为年轻人创造机会,他说自己退出实验室,才能让更多的年轻人发挥作用。那时为了让学校引进的长江计划学者特聘教授李芾尽快取得研究成果,他不仅倾力相助,而且立即将自己的院士办公室让出,使李芾教授深受感动。如今,沈老说自己2013年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两院院士的称号能够后继有人,现牵引动力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翟婉明教授已被评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还差一个中国工程院院士,补上了我就满意咯。”

 

“看到青年人的成长,一生就图个这个嘛。”投身教育界几十年,他最大的感触就是看着年轻人一点一点成长起来,看着他们获得成就比自己得奖还要开心。

 

“志存高远、脚踏实地”是沈老给当代年轻人的教诲。

 

1982至1984 年,他曾在美国麻省理工大学当访问学者。也正是在那时,他进行了轮轨蠕滑力模型的研究,并提出了考虑自旋的非线性轮轨力简化模型。他根据这一模型写成的论文,1983年在第八届国际车辆动力学年会上宣读后,被当时该领域的权威学者荷兰卡尔克教授评价为铁路车辆动力模拟最好的模型,是“1983年蠕滑理论新发展的标志”。这以后“沈氏理论”被各国专家广泛采用。而如今,回忆起在美国的日子,他印象最深的却是当时办公室窗外的情景,“那里有一片大草坪,最常看到的是学生抱着书本匆忙经过,十分用功。”他还记得圣诞节的晚上,本以为在实验室里的只有自己这个不过节的中国人,谁知依然有美国学生在通宵学习和做实验。对此他感慨万分,要成为顶尖的人才,必须有这样的刻苦与奋斗。或许不是学校造就了学生,而是学生的素质与状态,决定了一个学校的水平。

 

他总是教导他的学生,在这花花世界中,定要找到一个能为之奋斗终身的目标,这辈子总要干出点什么。时刻思考自己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然后脚踏实地,扎扎实实地工作。方为志存高远、脚踏实地。


人才信息网